三层论述 逐层递进——读《虽有嘉肴》

 
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《礼记》是中国古代儒家经典之一,是战国至秦汉年间儒家学者解释说明经书《仪礼》的文章选集。主要内容是记载和论述先秦的礼制、礼仪,解释仪礼,记录孔子和弟子等的问答,记述修身作人的准则等。《虽有嘉肴》节选自《礼记·学记》,阐述了“教学相长”的观点,即我们自身的学习与教育实践是相互促进的,教是另一种学的形式,教是学的一种实践,教与学是学习的两个侧面。


那么,文章是怎样逐层阐述这个观点的呢?


首先明确学的重要性。课文先用“嘉肴”类比“至道”,从反面说理,指出学习的重要性。“虽有嘉肴,弗食,不知其旨也”,“虽有至道,弗学,不知其善也”,即使有美味的菜,不吃,就不知道它的甘美,即使有最好的道理,不学,就不知道它的好处。这就告诉我们,要想尝到美味,就必须去食嘉肴,要想明了最好的道理,就要去学习。这样的类比和反面说理,就很浅显地告诉了读者:学习重要。


其次阐明教与学的积极作用。在类比说理后,作者用“是故”进行推理,文章意思更进一层。第一层,作者从“不学”的反面说理,阐明学习的重要性。这一层,作者从正面进行说理,阐明“学”与“教”的积极作用。“是故学然后知不足,教然后知困”,“知不足,然后能自反也”,“知困,然后能自强也”。学的作用在于“知不足”、“能自反”,教的作用在于“知困”、“能自强”。因为“学”与“教”具有积极的作用,所以我们要“学”要“教”,要“食嘉肴”,要“知其旨”,“知其善”。


第三,得出“教学相长”的观点,并进一步论证。作者在反面分析“不学”的结果“不知其善”,正面分析“学”与“教”的结果“能自反”、“能自强”后,作者用“故曰”进一步地提出了总结性观点“教学相长”,“教”与“学”是相互促进的。至此,作者经过逐层分析,已经阐明了自己的观点。可是,作者的观点有没有依据呢?作者究竟是在谈“学”,还是在谈“教”呢?我们还有疑惑。接着,文章引用《兑命》中的一句话解答了我们的疑问,“学学半”,教人是学习的一半。这句话既印证了作者“教学相长”的观点,又告诉我们,这篇文章重点谈论的是“学习”,“教”是学习的另一种形式,“教学相长”是说一个人的教学实践与学习过程是相互促进的(这与我们今天所说的“教学相长”有很大区别,我们今天说的教学相长是指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相互促进,侧重的是教)。


至此,我们明白了作者讲述道理的思路。作者先用类比的方法从反面阐明学习的重要性,再从正面阐述“学”与“教”两种学习形式的积极作用,最后得出“教学相长”的结论,并引用名言进行印证。三层论述,逐层递进,“是故”和“故曰”是递进层次间最显著的标志。


2014年01月21日


虽有佳肴(礼记 学记)


虽有嘉肴,弗食,不知其旨也;虽有至道,弗学,不知其善也。是故学然后知不足,教然后知困。知不足,然后能自反也;知困,然后能自强也。故曰:教学相长也。《兑命》曰:“学学半。”其此之谓乎?





三个人,三重境界——读《河中石兽》


 
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纪昀,字晓岚,历雍正、乾隆、嘉庆三朝,学者、目录学家、文学家。其一生的主要贡献在于主持编纂了《四库全书》及撰写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。《河中石兽》选自他的代表作——笔记小说《阅微草堂笔记》。


《河中石兽》一文,围绕“求石兽于水中”这一中心事件写了三个人,庙僧、讲学家和老河兵,三个人在同一件事上的表现,高下有别,境界迥异。


一、庙僧:盲目行动而无思考。庙僧募集了资金重新修建寺庙,要找回十多年前沉没在河里的两个石兽。按照常理,人们在做事前要经过一番思考、筹划,拿出解决问题的方案。但是,庙僧未加思索,“求石兽于水中”,“竟不可得”,最终还是没有找到。于是,又想当然的认为石兽“顺流下矣”,开始“棹数小舟,曳铁钯,寻十余里”,划几条小船,拖着铁钯,寻找了十多里。结果仍是“无迹”,没有发现石兽的踪迹。庙僧找石兽前后经过了两个阶段,一是“求石兽于水中”,就倒塌之地寻找,二是向下游寻找了十多里。在这两个阶段的寻找中,庙僧的思考仅有两个字“以为”,而且,这个“以为”没有任何推理的过程,只是“以为如何”,一种想当然的结论。因此,从庙僧忽而原地打捞和忽而沿河而下的行动中,从“以为”的主观臆断中,我们可以看出,庙僧是个处事随意、行动盲目的人。


二、讲学家:据理臆断只知其一。讲学家就寻找石兽的位置进行了“究物理”,他认为石兽“湮于沙上,渐沉渐深”,石头埋没在沙中,越来越深。他的理由是“石性坚重,沙性松浮”。这个理由从两个方面进行了探寻,包含两层意思:一是石头的性质坚硬而沉重,石兽不是木片,二是沙的性质松软而浮动,因此,石兽埋没在落水处的沙中,而且越来越深。讲学家的推理考虑了“石性”和“沙性”两个因素,应该说,有其合理的一面,相对庙僧的盲目,是一种巨大的进步,也因此“众服为确论”,大家信服地认为他的话是精当确切的言论。尽管如此,他也不能“笑”庙僧,因为他的结论也只是建立在片面推理的基础之上的,他既没有实际经验,也没有实地考察。因此,我们可以看出,讲学家是个自以为是、据理臆断的人。


三、老河兵:综合分析能知其二。老河兵对石兽的位置判断,既依据实际经验,又依据综合推理,他得出的结论是“求之于上流”。首先,他依据自身的实际经验,做出结论“凡河中失石,当求之于上流”,凡是落入水中的石兽,都应当到河的上游寻找。其次,他进行推理,解释了其原因:“盖石性坚重,沙性松浮,水不能冲石,其反激之力,必于石下迎水处啮沙为坎穴,渐激渐深,至石之半,石必倒掷坎穴中。如是再啮,石又再转。转转不已,遂反溯流逆上矣。”他的推理,综合考虑了与石兽相关的三个因素。第一个因素“石兽”自身,即“石性”,其特点是“石性坚重”,“水不能冲石”,石头的性质坚硬沉重,水流不能冲走石头。第二个因素是“沙性”,“沙性松浮”,水能“啮沙为坎穴,渐激渐深”,沙的性质松软浮动,水冲刷石头下面的沙,必定会在石头下面迎着水流的地方冲刷形成坑洞,越冲越深。第三个因素是“水流”,“其反激之力”,水流不能冲走石头,就会形成反冲的力量。实际上,石兽自身的密度和重量,砂石的性质和特点,水流的湍急和方向等多种因素,都会对所寻石兽的具体位置产生影响。老河兵能依据自身经验,综合三种因素进行推理,做出判断,为最终“果得于数里外”,在上游几里之外找到了石兽做出了贡献。基于此,他对讲学家的“笑”也就有了资本,“求之下流,固颠”,“求之地中,不更颠乎”,到下游寻找石兽,固然荒唐,在原地深处寻找它们,不是更荒唐吗?因此,我们可以说,老河兵是个经验丰富、实事求是、考虑问题综合全面的人。


随着石兽的水落石出,庙僧、讲学家和老河兵三个人的三重形象也就鲜明地呈现在我们面前,庙僧一无所知,讲学家只知其一,老河兵能知其二。那么,纪昀讲这个故事,塑造这样的三个形象,是要阐明什么道理呢?文章结尾的反问句启发我们思考:“然则天下之事,但知其一,不知其二者多矣,可据理臆断欤?”许多现象的发生往往有着复杂的原因,我们不能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就主观臆断,而要依据经验、实地考察,综合各种因素推理判断,如此,才能得出正确结论。


2014年01月21日


 


河中石兽(清 纪晓岚)


沧州南一寺临河干,山门圮于河,二石兽并沉焉。阅十余岁,僧募金重修,求石兽于水中, 竟不可得。以为顺流下矣,棹数小舟,曳铁钯,寻十余里,无迹。


一讲学家设帐寺中,闻之笑曰:“尔辈不能究物理,是非木杮,岂能为暴涨携之去?乃石性坚重,沙性松浮,湮于沙上,渐沉渐深耳。沿河求之,不亦颠乎?”众服为确论。


一老河兵闻之,又笑曰:“凡河中失石,当求之于上流。盖石性坚重,沙性松浮,水不能冲石,其反激之力,必于石下迎水处啮沙为坎穴,渐激渐深,至石之半,石必倒掷坎穴中。如是再啮,石又再转。转转不已,遂反溯流逆上矣。求之下流,固颠;求之地中,不更颠乎?”如其言,果得于数里外。然则天下之事,但知其一,不知其二者多矣,可据理臆断欤?





缘何独徘徊——读《浣溪沙·一曲新词酒一杯》

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《浣溪沙·一曲新词酒一杯》作者晏殊。晏殊,字同叔,北宋政治家、词人,主要作品有《珠玉词》。


作者在词尾说“小园香径独徘徊”,那么,词人缘何“独徘徊”呢?这“独徘徊”又意味着什么呢?


一、独徘徊的情境。我们先看作者“独徘徊”的时间。首先是“花落去”“燕归来”之季,似曾相识的燕子归来了,花无可奈何的落去了,在这样的一个季节里,词人晏殊“独徘徊”。其次是“夕阳西下”之时,词人听着新词,喝着陈旧,到夕阳西下之时,独自徘徊。我们再看词人徘徊的地点。首先是“旧亭台”,词人听词、饮酒之地,也即去年的“亭台”之处,也是其思绪在过去与现实之境徘徊之所。其次是“小园香径”,即词人独自徘徊之所,此刻,词人独自在弥漫花香的园中小路上徘徊着、思索着。最后,我们需要了解词人是在什么情境下独徘徊的。词人听着新词,喝着陈酒,看着去年同样的景物,面对着落花……触景生情,独自徘徊。


二、独徘徊的缘由。词人为什么要独自徘徊呢?其实,词人在词中已经给了我们答案。一是“物是人非”。在与去年同样的时节、同样的天气、同样的地点,词人听着新填的词,喝着陈年的酒,看着眼前似曾相识的夕阳,似曾相识的落花和似曾相识的归燕,心绪渐渐由最初的安闲、喜悦变成了淡淡的忧伤,一切流逝的时光以及与此相关的一系列人事,都成为过去,都不复存在。这物是人非之感,让词人独自忧伤徘徊。二是“无可奈何”。如果在“物是人非”时,我们能有所作为,词人也不必“独徘徊”。可是,面对西下的“夕阳”,面对“落花”,面对消逝的时光和一切美好的事物,词人也只能发出“几时回”的喟叹,只能“无可奈何”了。


三、独徘徊的内涵。实际上,词人在小园香径的“独徘徊”,不仅是一种行为举止,更是一种思绪,一种对人生哲理的思考。词人面对与去年相同的天气、亭台、夕阳、落花、归燕,面对消逝的时光和美好事物,词人既有发问,“夕阳西下几时回”,也有思索,“小园香径独徘徊”。词人看到的不仅是消逝,“无可奈何花落去”,也有归来,“似曾相识燕归来”。因此,从这个意义上看,词人的独徘徊,实际上是在思考人生,词人从过去与现实重叠的景物和时光中,看到了一切必然要消逝的美好事物都无法阻止,但美好的事物也同时会来到,生活不会因此零落成泥。


“小园香径独徘徊”是一种寂寞,一种思考。晏殊用这份寂寞和思考告诉我们,“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”,去的,无法阻止,来的,终要来到,而我们总要怀着希望面对生活。


2013年12月22日


●浣溪沙


晏殊


一曲新词酒一杯,


去年天气旧亭台。


夕阳西下几时回?


无可奈何花落去,


似曾相识燕归来。


小园香径独徘徊。





听歌有怀——读《泊秦淮》

 

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《泊秦淮》是晚唐诗人杜牧夜泊秦淮时触景感怀之作,研读这首诗歌,我们探究三个问题。


第一,诗人在什么地方听歌。诗人听歌的地点,诗句“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”给予了交代。这句交代听歌地点的诗句,提供了三层信息。㈠在什么地点?“夜泊秦淮”。秦淮河,经建康(今南京)流入长江,作者所写秦淮河即指建康的秦淮河。建康是六朝(三国东吴,东晋,南朝宋、齐、梁、陈)古都,六朝最后一个王朝南朝陈的皇帝,陈后主陈叔宝生活奢侈,不理朝政,日夜与妃嫔、文臣游宴,制作艳词,终至亡国。唐王朝的都城虽不在建康,然而秦淮河两岸的景象却一如既往。作者用“夜泊秦淮”这个地点,是在暗写亡国之君陈叔宝,并借此表达进一步的讽喻目的。㈡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点?“近酒家”。作者承接“夜泊秦淮”这个大地点,进一步缩小范围,“近酒家”,听歌的地点是“靠近酒家的秦淮河”上。这个地点“近酒家”,因此,灯红酒绿,嘉肴飘香,歌舞升平,是一个温柔富贵乡。㈢这个地点的环境如何?“烟笼寒水月笼沙”。按照诗人的活动来讲,该是先有“夜泊秦淮近酒家”,方能看到“烟笼寒水月笼沙”的景色。但诗人先着笔写“迷离的月色和轻烟笼罩着寒水和白沙”,描绘一幅极其淡雅的朦胧的水边夜色图,然后再交代“夜泊秦淮近酒家”,这样就为“夜泊秦淮”之举创造了一个特定的迷蒙冷寂的环境气氛。诗人在一个迷蒙冷寂的月夜,将船停泊在靠近酒家的秦淮河上,于是,耳畔传来了一阵歌声……


那么,诗人听到的是一首什么样的歌呢?诗歌交代的是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”。“后庭花”,即歌曲《玉树后庭花》的简称。南朝陈的皇帝陈叔宝(即陈后主)溺于声色,作此曲与后宫美女寻欢作乐,终致亡国,所以后世把此曲作为亡国之音的代表。也就是说,诗人听到的歌是“亡国之音”,听到的是“商女”演唱的“亡国之音”。


第三,诗人听歌时有怎样的感怀。诗人的感怀,我们可以从诗句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”中的两个关键词中读出。一个关键词是“商女”。商女即侍候他人的歌女。从表面看,作者说“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”是在批判商女,但实际上,商女唱什么歌,并不取决于她自己,而是由听者决定的,由此可见,诗人说“商女不知亡国恨”,乃是一种曲笔,诗人真正要批判的是那座中的欣赏者——封建贵族、官僚、豪绅等那些封建统治阶级,他们才是不知“亡国恨”的人。第二个关键词是“犹”。“犹”字,很巧妙地将历史、现实和诗人对未来的担忧联系在一起。历史上,陈叔宝唱《后庭花》亡国;现实中,唐王朝千疮百孔,藩镇割据,边患频繁,统治腐朽;而此时,当局者“犹唱后庭花”,未来实在令人担忧!诗人触景生情,听歌有怀,作为一名较为清醒的封建知识分子,他对国事怀抱隐忧,批判封建官僚贵族和统治阶层声色歌舞、纸醉金迷,生活腐朽空虚,不知国之将亡!他是多么希望自己的声音能唤醒那些醉生梦死的统治者,从中汲取教训啊!


诗人夜泊秦淮,看烟笼寒水月笼沙,触景生情。


诗人夜近酒家,闻商女犹唱后庭花,听歌有怀。


其心忧,其心忧矣!


2013年12月01日


《泊秦淮》


唐 杜牧


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


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。





思念寄故人——读《夜雨寄北》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《夜雨寄北》选自《李义山诗集》,是李商隐脍炙人口的抒情短章。李商隐(约813年~约858年),字义山,号玉溪生,晚唐著名诗人。他和杜牧合称“小李杜”,与温庭筠合称为“温李”。其诗构思新奇,风格浓丽,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写得缠绵悱恻,为人传诵。


研读这首诗歌我们探究两个问题。一是诗歌表达了一种什么样的思念之情。二是作者要将这种思念寄给什么样的故人。


这是什么样的思念。㈠这是“未有期”的思念。诗人以对方视角写相思之情。“君”未必有信寄来询问归期,但诗人却以“君问归期”开始,假设对方迫切盼望“我”归去,“我”却无奈的回答说“未有期”。这一问一答,一个“询问归期”,一个“不知归期”,将两地的空间间隔和时间跳跃有效地联系在一起,写出思念之深切之绵长。㈡这是“涨秋池”般的思念。诗歌的第二句“巴山夜雨涨秋池”直写诗人当时所处的环境,用写景暗示思念之情。巴山,秋夜,大雨倾盆,涨满秋池。在这样的夜晚,诗人独处一室,想着远方之“君”,倍感孤独。这份思念,就像涨满秋池的水一样,就要漫出秋池,泛滥成灾了。这个“涨”字,不仅形象地写出了秋雨的滂沱,也写出了诗人思念之情的澎湃。㈢这是“期盼团聚”的思念。“未有期”写思念之绵长,“涨秋池”写思念之深沉,但这还不能写出思念的热切和迫切。诗歌的后两句,诗人用对未来团聚时的幸福想象,来表达思念的热切和相见的迫切,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”,什么时候才能够与君在西窗下一起剪烛长谈,说起“我”独居巴山时面对夜雨的情景呢?“何当”的发问,写出相见的迫切。前后两处“巴山夜雨”,一实一虚,再次将空间的间隔和时间的跳跃联系起来,用相见的迫切写思念的深切。这份思念,像涨满秋池的巴山夜雨一样滂沱,不知归期何在,只能想象着我们相见时促膝长谈的幸福罢了。


寄给什么样的故人。诗人写如此绵长、深切的思念,是要寄给谁呢?诗歌中的“君”是指何人?这有两种说法。一种说法是寄给诗人的妻子,“君”即指妻子。《万首唐人绝句》题作《夜雨寄内》,“内”是指内人、妻子。另一种说法是寄给“眷属或友人”。所以,自《唐诗三百首》以来诗题便改为《夜雨寄北》。两种说法各有合理的解释,我们不在这里赘述。其实,作者的这份思念究竟寄给谁,这对于我们理解这首诗歌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我们要理解诗人表达了怎样的思念。重要的是,我们还要明白,诗无达诂,理解诗歌,读者可以有自己切身的理解和体会。因此,从这个意义上说,“君”指谁,诗人的思念寄给谁,也就不重要了,我们可以“拿来”,寄给我们想要寄给的“君”。


2013年11月26日


夜雨寄北


(唐)李商隐


君问归期未有期,


巴山夜雨涨秋池。


何当共剪西窗烛,


却话巴山夜雨时。





李白的愁心——读《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》

 
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《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》是李白的一首绝句,大约写于公元753年(唐玄宗天宝十二载)。当时李白身在扬州,得知朋友王昌龄从江宁丞被贬为龙标县尉,写下该诗,表达了自己的“愁心”。


缘何而“愁”。㈠“闻道龙标”。“龙标”,古地名,唐朝置县,今贵州省锦屏县隆里乡,是离京城长安三千里的“遐荒”之地。“闻道”,表示惊惜。王昌龄未犯大错,以“不护细行”之罪被贬。李白惊闻此事,顿生愁心。㈡“过五溪”。五溪是武溪、巫溪、酉溪、沅溪、辰溪的总称,在今贵州东部湖南西部。五溪当时是少数民族聚居之地,山深水急,交通困难,自然条件十分恶劣。“过五溪”,就是说王昌龄此行要跋涉穷山恶水才能到达龙标,可见迁谪之荒远,道路之艰难。诗人关切之愁油然而生。㈢“遥有此寄”。此时,李白身在扬州,与王昌龄相隔甚远,不能送行,不能探望,只能“遥有此寄”,自然担心、忧心、不放心。因王昌龄此行缘于被贬,此去之地荒凉遥远,路途又十分艰辛,“我”又不能前去探望,因此顿生“愁心”。


如何表现“愁”。㈠融情于景。诗歌首句选取了两种景物,一是漫天飞舞,漂泊无定的杨花,二是鸣声凄厉,叫着“不如归去”的子规。前者落尽,后者正啼。这句描写,既点出了暮春的时令特点,又暗示了飘零之感、离别之恨。这是景中融情。㈡寄情于月。诗人远在扬州,友人王昌龄被贬往龙标,人隔两地,难以相从,情感如何表达?诗人想到了明月,把对友人的关心、担心和忧心之情,托付给天上的明月,愿这份情感,随着明月和您一起达到夜郎以西,进入您的每一个梦境吧!


友人被贬,远离故土,诗人惊闻,顿生愁绪,两地相望,遥寄明月,送去浓浓的关怀和问候。


2013年11月24日


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


唐·李白


杨花落尽子规啼,闻道龙标过五溪。


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风①直到夜郎西。


①有版本作“君”。






极其简单又极其丰富——读《天净沙·秋思》




 



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《天净沙·秋思》是马致远的一首小令。马致远,元大都人,著名戏曲作家、散曲家。马致远年轻时热衷功名,但由于元统治者实行民族高压政策,一直未能得志,几乎一生都过着漂泊无定的生活。《天净沙·秋思》写于羁旅途中,被后人誉为“秋思之祖”。


这首小令极其简单而又极其丰富。


先说“极其简单”。整首小令只有28个字,所写景物和所行修饰、描述都很简单,甚至可以说达到了“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”的境界。㈠景物简单。马致远为我们描述的这幅“深秋晚景图”,包括人在内,仅十一个意象,十一种景物,包括“藤”、“树”、“鸦”、“桥”、“水”、“家”、“道”、“风”、“马”、“阳”、“人”,有植物也有动物,有静物也有人物,一字一词,一词一景,构成一幅完整的图画。㈡修饰简单。对每种景物的修饰,仅用一两个字,表现其现实的特征。藤是枯的,树是老的,鸦是黄昏时的,桥是小的,水是流动的,家中是有人的,道路是一条古道,风是从西边吹来的,马经历长途奔波是瘦弱的,阳光是傍晚的,人是断肠的。㈢描述简单。这首小令,马致远全用白描,没有铺成,没有繁复的修饰,也没有细致的描述。前三句写景,仅用九个词语进行排列组合,后两句描述也很简单,写夕阳仅用“西下”描述,写“断肠人”仅用“在天涯”描述。


再说“极其丰富”。这首小令虽然只有二十八个字,但其写法和思想意蕴却极其丰富。㈠写法丰富。这首小令在表现方法上有很多值得圈点的地方。比如,“以乐写哀”的反衬,作者用“归巢的乌鸦”、“小桥、流水、人家的幽静与温馨”来反衬旅人的孤独、彷徨和凄苦。又如,动景与静景相映,静态的老树与动态的昏鸦相映,动态的流水与静态的小桥相映,静态的古道与动态的瘦马相映,静态的景与动态的人相映,构成了一幅“深秋晚景人在旅途图”。再如,小令写景,从不同角度入手,动物、植物、静物和人物融为一体,视觉、听觉(流水)、触觉(西风)皆被调动。㈡意象意蕴丰富。曲中的每一个意象,作者的修饰和描述虽然简单,但意蕴却非常丰富。用“枯”修饰“藤”写出藤衰败的特征,用“老”修饰“树”突出树的苍老,用“昏”修饰“鸦”暗示日已西下并照应后文的“夕阳西下”,这几个意象,写尽了秋天的肃杀之气,与游子的“断肠愁绪”相吻合。而“小桥”、“流水”、“人家”几个意象,则静谧而美好,与“断肠人的乡愁”形成反差。用“古”修饰“道”表现所行之路的荒凉、古老,用“西”修饰“风”交代了时值深秋,用“瘦”修饰“马”则暗含了旅途的漫长遥远和艰辛。这些富有表现力的修饰,使各个事物都带上了鲜明的个性,又使本来互不相干的事物,在苍凉的深秋暮色笼罩下,构成了一个统一体。㈢思想情感丰富。马致远先用“枯藤”、“老树”、“昏鸦”、“小桥”、“流水”、“人家”、“古道”、“西风”、“瘦马”九个意象,描绘一幅既苍凉悲愁又和谐美好的晚秋旅人图,借此表达一个长期漂泊异乡之人的惆怅之情。接着,作者将这种暗含的乡愁直接点出:“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”夕阳落下,乌鸦归巢,炊烟升起,我的家在何方?我的故土在哪里?我故乡的亲人现在还好吗?我将宿住何处?我的未来又在哪里?这般断肠的乡愁何等浓重!何等丰厚!是沉甸甸的!


《天净沙·秋思》是一首极其简单的小令,作者仅用白描,可又是一首极其丰富的作品,意蕴丰富,乡愁繁复。


2013年11月23日


 


《天净沙·秋思》(其一)


马致远


枯藤老树昏鸦,


小桥流水人家,


古道西风瘦马。


夕阳西下,


断肠人在天涯。





《论语》告诉我们——读《<论语>节选》







《论语》告诉我们


——读《<论语>节选》
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“学会做人”、“学会做事”、“学会学习”和“学会与他人共同生活”,这四大教育支柱性思想,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《学会生存》一书中提出的。其实,早在两千多年前,孔子及其门人在《论语》一书中也均有阐述。仅以2011版语文课程标准推荐的《<论语>十二章》等相关句子为例,就谈到了“学会学习”、“学会做人”和“学会生活”三个问题。我们现对这些句子做一点归类分析,以从中获取一点学习和生活的智慧。


一、《论语》告诉我们,要“学会学习”。


学会学习,要努力进入学习的最高境界。首先是要进入“乐学”的境界。孔子告诉我们,学习是有层次的,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”。第一个层次是“知之”,这个层次的人懂得如何学习。第二个层次是“好之”,他们爱好学习,为了某种目的能够做到全身心投入学习。第三种是“乐之”,这种境界的人把学习本身当成一件快乐的事情,对学习本身有着浓厚的兴趣。其次是要进入“人不知而不愠”的境界。孔子说,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”这句话阐述了学习的三重境界。第一重境界是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”,这是“学以致用”的境界。“学习并抓住时机付诸实践,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”,孔子告诉我们,学习知识,追求真理,并能在实践中应用、完善,体现学习的价值,这是学习得以快乐的第一重境界。第二重境界是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,是“交流分享”的境界,这里的“朋”是指“志同道合的人”,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从远方来,一起谈论学习,交流经验,分享体会,这是获得学习乐趣的第二重境界。第三重境界是“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”,是“君子慎独”的境界。你经过学习,掌握了很多知识、习得了很多技能,可是却很少有人了解你很有学问,你很少获得赞美和赏识,这个时候,如果你能做到不怨恨、不恼怒,那么,你就是君子,你就掌握了学习的真正目的,学习是为了修身养性,而非为了“高谈阔论”时的装饰。做到这一点,你就进入了学习的最高境界,能够真正去享受学习本身了。学会学习,我们要努力进入“乐学”的层次,在“学以致用”、“交流分享”、“君子慎独”中享受学习的乐趣。


学会学习,要有端正的学习态度。首先,要珍惜时间。孔子说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”。世间万物,日月运行,昼夜更替,一天天,一年年,都在逝去。人也不例外,出生以后,幼而少,少而壮,壮而老,老而死,如白驹过隙,不舍昼夜。时间如此匆匆,我们定当要珍惜时间,“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”。其次要实事求是。孔子说:“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”大千世界,上下五千年,纵横八万里,大至浩淼宇宙,小至微观粒子,我们不可能穷尽一切,知晓一切,不知并不为丑,因此,在学习的时候,我们一定要有实事求是的态度,知道就是知道,不知道就是不知道,这才是我们最明智的选择。第三要择善而从。子曰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”“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”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,几个人同行,其中一定有人在某些方面可以当我们的老师,这时,我们就要选择他好的方面向他学习,看到他不好的方面就对照自己改正自己的缺点。“珍惜时间”、“实事求是”、“择善而从”,这端正的学习态度是取得学习成功的必要保证。


学会学习,要有正确的学习方法。首先要“温故知新”。子曰:“温故而知新,可以为师矣。”这句话至少强调了如下几层意思。一是“温故知新”很重要,作用甚大,做到了“温故知新”就可以凭借这一点当老师了。二是“温故”可以“知新”,我们在温习旧知识的同时,会有新的体会和发现,会获得新知,一部小说,读第一遍和读第十遍,体会和收获自然不同。三是“知新”需要“温故”作为基础,我们在学习新知的时候,需要先温习旧的知识,以便更好地理解新知。其次是“学思结合”。子曰:“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。”学习,如果一味读书而不思考,就会被书本知识表象所迷惑,而失去主见,如果一味空想而不去进行实实在在地学习和钻研,就会疑惑,就会沙上建塔,一无所得。只有“学思结合”,才能学有所获,思有所得。《论语·卫灵公》中也有一句表达了同样的意思,“子曰:‘吾尝终日不食,终夜不寝,以思,无益,不如学也。’” 第三是“知行合一”。在《论语·学而》中,曾子“吾日三省吾身”中的第三省便是“传不习乎”,这在告诉我们,老师教授的知识,我们习得的知识,要用于实践,要抓住时机去实习、去运用,学以致用,知识才能变成我们自己的。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”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,学习要和实践结合起来,要做到“知行合一”,才能更有效地学习。第四是“博学笃志”、“切问近思”。子夏曰:“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,仁在其中矣。”子夏告诉我们,一个人心中有远大理想,就要博览群书,广泛学习,多多提出疑问,多多深入思考,只有博学、笃志、切问、近思相结合,我们才能更好地体会“仁”的思想,才能有更多的收获。


二、《论语》告诉我们,要“学会做人”。


学会做人,要严于律己。首先,要有远大志向。子曰:“三军可夺帅也,匹夫不可夺志也。”孔子说,三军可夺主帅也,但匹夫不可夺去志向。孔子告诉我们,即使是一个普通人,也要有坚定的志向,顽强的意志,在这一点上,我们每个人都必须严格要求自己,不可改变。那么,这个远大的志向是什么呢?曾子曰: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仁以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”我们(士)必须要有宽广、坚忍的品质,要把实现“仁”的理想作为自己的重任,并为之奋斗终生,死而后已。这两句话告诉我们,我们需要有为之奋斗终生的崇高理想,并严格要求自己,保持坚定的信念不动摇,直至生命终了。其次,要要有自省精神。子曰:“见贤思齐焉,见不贤而内自省也。”在孔子看来,我们时时刻刻都要有一颗自省的心,看到有德行有才能的人就向他学习,争取到达他的水平,见到没有德行的人就要在内心反省自我,是否存有同样的问题。同样的观点,曾子也表达了。曾子曰:“吾日三省吾身,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”曾子所表达的自省精神更进一层,无需“见不贤”自省,而是要每日多次、反复的自省,要一遍一遍地问自己,我给别人做事,给社会做事,忠于职守了吗?和朋友交往,你守信誉了吗?当一个人,能树立崇高理想,坚定信念不动摇,见贤思齐,三省吾身时,这个人,就是“严于律己”的模范了!


学会做人,要宽以待人。孔子及其门人对自己要求严格,但对待他人却持以宽容、宽厚、宽恕的态度。有一次,子贡问孔子说:“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?”学生想从老师那里得到一句终生奉行的金科玉律,孔子本不赞成永恒不变的准则,但还是回答说:“其恕乎?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”可见,孔子对“恕”的重视。那么,“恕”是什么?孔子接着说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,自己所不想要的任何东西,都不要强加给别人,待人要宽厚,不要强人所难。其实,孔子所说的“恕”远不止这些内涵,这只是孔子解释“恕”的一个例子罢了。在儒家思想里,“恕”的基础是“仁”,是“推己及人,仁爱待人”,这就告诉我们,对待他人,我们要多站在他人的立场设身处地想想他人的难处和需求,要有一种宽厚、宽容的博爱精神,不强人所难,要想人所想。“严于律己,宽以待人”,这是我们做人的基本准则。


三、《论语》告诉我们,要“学会生活”。


学会生活,要有一颗快乐的心。人,活着就要快乐。不管你身处何处,不管你高贵贫贱,不管你是否心怀天下,不管你是否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,你都需要快乐、幸福地活着。只有幸福的活着,我们才能更好地去工作,更好地创造财富,更好地为他人服务,更好地奉献社会。颜回生活极其贫困,“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”,他居住在破旧的屋子里,用箪盛很少的饭吃,用瓜瓢打很少的水喝,他生活的清苦别人都难以忍受,可是颜回怎么样呢?“回也不改其乐”,颜回并没有改变他快乐的心。虽然生活贫贱,但由于有一颗快乐的心,颜回生活得很快乐,学习得很充实,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,被列为七十二贤之首,成为孔子最得意的弟子。孔子对他的陈赞也最多,在“贤哉,回也……贤哉,回也”一句中,连续喊出了两个“贤哉,回也”,可见孔子对其爱之深。有了一颗快乐的心,我们就会如颜回,不管地位如何,处境怎样,快乐永存。


学会生活,要正确面对贫富。子曰:“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。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”孔子在这句话中写了两种情况。一种情况是“怎样面对清贫”。虽然吃粗粮,喝冷水,弯着胳膊当枕头,但也要做到“乐亦在其中”,这与“回也不改其乐”的情境相同。这告诉我们,面对清贫,也不要失去“乐”,不要悲观失望,要自得其乐。第二种情况是“怎样面对富且贵”。如果这富且贵是用不正当手段得来的,这富贵就像天上的浮云一样,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,我们是坚决不能接受的。这句话从正反两个方面告诉我们要正确面对财富,“贫贱不移快乐”,“富贵不淫正义”。


学会生活,要明白人的成长历程。子曰: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。” 孔子是七十二岁死的,这句话,可以看作是他人生旅程的总结报告。在这份报告里,孔子告诉了我们人的一生必须经历的几个阶段,每个阶段都有一些什么特点,我们的一生该怎样生活,怎样的生活才会让我们的人生更有价值。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”,年少的时候,我们要立志学习。“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”,三十岁要立下做人做事的原则了,要立业了,但这个时候还有疑惑,只有到四十时,对人生才没有疑惑,其实,这个阶段依然是人生学习成长的阶段。“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”,这是安心立命的阶段,也就是不受环境左右的阶段。“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”,到了这个阶段,主观的自由意识和做人的规则融合为一体了。孔子的人生报告告诉我们,人生道德的最高境界是知行合一,是不逾矩的从心所欲。人生的道德修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养成的,需要长时间的学习和锤炼,它贯穿在我们的整个人生过程之中。孔子是圣人,他的人生报告我们未必能够全部领会并做到,但,他的“志于学”、“立”、“不惑”、“知天命”、“耳顺”和“从心所欲,不逾矩”,对于我们人生的任何一个阶段都是有积极启发意义的。了解孔子人生的成长历程,借鉴孔子的成长智慧,让我们的生活幸福而更有价值。


《论语》告诉我们,学会学习,要进入乐学的境界,要端正学习态度,掌握好的学习方法;学会做人,要严于律己,宽以待人;学会生活,要有一颗快乐的心,要正确面对贫富,要了解人生成长的基本历程。


那么,《论语》是一部怎样的书?孔子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最后,我们补充介绍一下孔子及其《论语》。


《论语》是儒家的经典著作之一,由孔子的弟子及其再传弟子编撰而成。它以语录体和对话体、问答体为主,叙事体为辅,记录了孔子及其弟子言行,集中体现了孔子的政治主张、伦理思想、道德观念及教育原则等。与《大学》《中庸》《孟子》《诗》《书》《礼》《易》《春秋》并称“四书五经”。 现存《论语》20篇,492章。


孔子,名丘,字仲尼,汉族,春秋时期鲁国陬邑(今山东曲阜市南辛镇)人。生于公元前551928日,卒于公元前479411日。中国古代的大思想家和大教育家、政治理论家,儒家学派的创始人。被后世统治者尊为孔圣人、至圣、 至圣先师、万世师表,是“世界十大文化名人”之首。孔子的儒家思想对中国、儒家文化圈及世界都有深远的影响,全中国各地都有孔庙祭祀孔子。


20131116


附:


《论语》十二章


子曰: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?”(《学而》)


曾子曰:“吾日三省吾身,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(《学而》)


子曰: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。” (《论语·为政》)。


子曰:“温故而知新,可以为师矣 。”(《为政》)


子曰:“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。”(《为政》)


子曰:“贤哉,回也!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贤哉,回也!”(《雍也》)


子曰:“知之者不如好之者,好之者不如乐之者。” (《雍也》)


子曰:“饭疏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。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” (《述而》)


子曰: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。择其善者而从之,其不善者而改之。”(《述而》)


子在川上曰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 (《子罕》)


子曰:“三军可夺帅也,匹夫不可夺志也。” (《子罕》)


子夏曰:“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,仁在其中矣。”(《子张》)


 


文中用到的相关句子


子曰:“由,诲汝知之乎!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”(《为政》)


子曰:“见贤思齐焉,见不贤而内自省也。”(《里仁》)


曾子曰:“士不可以不弘毅,任重而道远。仁以为己任,不亦重乎?死而后已,不亦远乎?” (《泰伯》)


子贡问曰:“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?”子曰:“其恕乎!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”(《卫灵公》)


子曰:“吾尝终日不食,终夜不寝,以思,无益,不如学也。”(《卫灵公》)


钱塘湖的早春惹人爱——读《钱塘湖春行》

钱塘湖的早春惹人爱——读《钱塘湖春行》  
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《钱塘湖春行》是白居易写西湖的颇具盛名的七言律诗,选自《白氏长庆集》。白居易,生于公元772年,卒于公元846年,字乐天,晚年号香山居士,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。代表诗作有《长恨歌》、《新乐府》、《卖炭翁》、《琵琶行》等。白居易822年(长庆二年)七月任杭州刺史,825年(宝历元年)三月出任苏州刺史,根据其任职经历推算,这首诗歌当写于长庆三、四年间的春天。


诗歌描写了钱塘湖早春惹人喜爱的美景,流露出诗人欣赏自然美景的喜悦之情。


㈠钱塘湖惹人爱的初春美景。白居易扣住“初春”这个特点,通过对静物、动物和植物的描写,表现钱塘湖的春天之美。先看写静物的句子“水面初平云脚低”,春水初平堤岸,春云舒卷,和湖面上荡漾的波澜连成了一片,这正是西湖早春的轮廓。“初平”,写春水初生,略与堤平,一个“初”便点出了初春的特点。这一句,写作者所见的远景。我们再看作者写动物的句子“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”,几处早出的黄莺争着飞向阳光温暖的树木上栖息,谁家新来的燕子衔着泥在筑巢,这是一幅欣欣向荣的莺歌燕舞图。作者的描写,紧扣“初春”的特点。作者说“几处”而不说“处处”,说“谁家”而不说“家家”,这是因为还是初春季节,大自然才从寒冬中苏醒过来。作者用“早”修饰“莺”,用“新”修饰“燕”,与“几处”、“谁家”意义上相互照应,表现初春之早、之新、之美。作者写早莺“争暖树”,写新燕“啄春泥”,也都突出了早春特点,突出了早春乍现的喜悦,因为是早春,才有莺争抢向阳暖树的情景,才有燕啄泥衔草、营建新巢的忙碌。这一句,作者写仰望所见之景,从数量、修饰和动作三个角度,表现初春美景的特点。最后,我们看作者写植物的句子“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”,杂乱的春花渐渐要迷住人的眼睛,浅浅的春草刚刚能够遮没马蹄,这是一幅趋向繁荣的花草图。作者的描写,依然紧扣早春特点。一是表现在对花草的修饰上。作者写“花”用“乱”修饰,早春时节,还未到百花盛开之时,还未见姹紫嫣红之景,花是东一团,西一簇,分布星星点点,品种多而杂乱,正应早春特点。写“草”用“浅”修饰,草还没有长得丰茂,仅仅能没过马蹄。二是表现在对动词的修饰上。作者在“迷人眼”之前用“渐欲”修饰,乱花并未迷人眼,只是“渐欲”“迷人眼”,渐渐地要让人眼迷乱,目不暇接了。在“没马蹄”之前用“才能”修饰,浅草“才能”没马蹄,表现初春时节草仍很短。这一句,作者写俯视所见,写花草喜人的长势,向荣的趋势。钱塘湖的初春美景,远望湖水与岸齐平,白云低垂,与湖面连成一片,仰望莺争暖树,燕衔春泥,俯视春花迷人,浅草茵茵,实在是惹人喜爱。


㈡钱塘湖的初春美景惹人爱。白居易写钱塘湖的春天美景,既紧扣了“初春”特点,也表现了这里的春天“惹人爱”的一面,在描写之中,流露出诗人无比喜悦的心情。这惹作者喜爱的情感,表现在两个方面,一是“行不足”的行踪,二是“惹人爱”的美景。先说“行不足”的行踪。诗人以“行”为线索,以“春”为着眼点,从孤山、贾亭开始,“孤山寺北贾亭西”,一路行来,远看,仰望,俯视,饱览初春美景,到湖东、白堤止,最后诗人在杨柳的绿荫下,恋恋不舍地离去。诗人既将自己的喜悦之情暗含在从“孤山”到“白堤”的行踪中,还用“最爱”和“行不足”直抒胸臆,表达自己对钱塘湖初春的喜爱。我们再说“惹人爱”的美景。因为喜爱,所以行不足,所以有了长长的旅行。也因为喜爱,才有了饱含深情的描写,才有了在描写之中流露出的惹人爱的喜悦。比如写“莺争暖树”、“燕啄春泥”的景象,就呈现了初春乍现的喜悦。又如,写乱花“渐欲迷人眼”,就暗含了一种姹紫嫣红之景即将开遍,西湖即将上演浓妆艳抹之景的兴奋。而“浅草才能没马蹄”,则有一种低头欣赏马在浅草上行走的轻快与舒心。以上几句,动词“争”、“啄”、“迷”和“没”,皆透着欢快与喜悦,写出春的生机与希冀。而诗人所用的修饰语,比如“几处”、“谁家”、“渐欲”、“才能”等,也透着欣喜与兴奋,而“暖”、“春”、“乱”和“浅”的修饰,则传递着春的温暖与希冀。钱塘湖的初春惹人爱,这惹人爱的钱塘湖春天,让诗人白居易“行不足”,让诗人用饱含深情的笔触去描绘他的所见所闻。


钱塘湖的初春因为美而惹诗人“最爱”,钱塘湖的初春也因为诗人的赞歌而更加“惹人喜爱”。


 2013年10月27日


钱塘湖春行


白居易


孤山寺北贾亭西,水面初平云脚低。


几处早莺争暖树,谁家新燕啄春泥。


乱花渐欲迷人眼,浅草才能没马蹄。


最爱湖东行不足,绿杨阴里白沙堤。

此地此景此时此情——读《次北固山下》


此地此景此时此情——读《次北固山下》  
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《次北固山下》是唐代诗人王湾的一首五言律诗。王湾,洛阳(今属河南)人,先天元年(712)中进士,以后往来于吴楚之间,不得归家。这首诗歌最早见于唐人芮挺章编选的《国秀集》。某年,冬末春初时,诗人由楚入吴,在沿江东行途中泊舟于江苏镇江北固山下时有感而发,作此诗。诗歌以准确精练的语言描写了“青山”“绿水”、“潮平”、“岸阔”、“海日”、“江春”、“归雁”等壮丽之景,抒发了作者深深的思乡之情。


㈠写“此地”,暗表思乡。诗歌的首联,“客路青山外,行舟绿水前”,交代了三个地点,借此表达思乡之情。第一个地点,从哪里来,作者“行舟”而来,在江上已经漂泊多日。第二个地点,现在何处,现处“青山”脚下,“绿水”之前,“青山”指北固山,在镇江之北,面临长江,三面环水。第三个地点,到哪里去,到“青山”之外的“客路”,“客路”即驿道。既在青山之外,诗人是看不到的,可见这是诗人的想像,表明船到镇江后,他还要乘驿车到别的地方去,行更遥远的“客路”。现在,过去,将来,这一路行来,诗人旅途奔波,将其神驰故里的飘泊羁旅之情流露字里行间。


㈡写“此景”,暗表思乡。在首联,诗人已用“青山”、“绿水”和“行舟的旅人”,勾画了一副游子行舟图。接着,在颔联,诗人用“潮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”勾画了一副游子望景图。春潮涌涨,江水浩渺,诗人放眼望去,因“潮平”两岸显得宽阔,因“风正”帆有了悬空的态势。诗人所见,是开阔的大景,此刻,他的心境定如这“春潮之景”一般,平旷、开阔、风顺、高悬。可是,越是美好的东西,越能激发人的美好情感。如此美好的春景,怎能不让诗人想起自己的故乡呢?谁说,诗人的这一望,不是在望远在他方的故乡呢?


㈢写“此时”,暗表思乡。诗歌颈联,“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”,作者既是在写“海日”、“江春”之景,也是在交代行舟的时间。“海日生残夜”,当残夜还未消退之时,一轮红日已从海上升起;“江春入旧年”,当旧年尚未逝去,江上已呈露春意。也就是说,诗人是在岁末之时连夜行舟的,此刻即将天亮。这两句,诗人将时序交替写得急不可待,夜未消海日已升,旧年未去新年已到,夜和晨、旧年和新春同时存在。这样的时间交代,给人岁月匆匆之感。诗人离家日久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地旅食他乡,此诗此刻,此情此景,怎能不生思乡之情呢?


㈣写“此情”,点名思乡。诗歌尾联在前三联写景的基础上,直接抒情,“乡书何处达? 归雁洛阳边”。青山、绿水、春潮、和风、海日、江春,触发了诗人浓浓的思乡之情,诗人要写一封家书,可是这千里迢迢的路啊,怎样才能让家书顺利传达?还是让北归的大雁在经过洛阳的时候,替我问候一下家人吧。诗歌写到此处,诗人不再将自己的思乡之情藏于景物描写之中,而是直接点出,自问自答,表明自己的思乡之情。


诗人写一路的行程,写所见的春景,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往,表达自己的思乡之情。这份思乡之情很深,但并不忧伤,并没有儿女情长,并不给人黯然伤魂之感。相反,这份思乡,很明快,很明朗,甚至还很大气,很洒脱,还包含着积极向上的乐观精神,不信,你再仔细琢磨一下:“潮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”,这所见,是一种怎样阔大、方正的胸襟!“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”,入诗人眼的,是已经代替残夜的“海日”,已经来到的“江春”新年,诗人思乡,但他看到的是未来,是美好的明天,展现的便是乐观、积极和向上的力量。


2013年10月13日


次北固山下


[唐]  王湾


客路青山外,行舟绿水前。


潮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。


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。


乡书何处达? 归雁洛阳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