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炭翁的艰辛与贫寒——读《卖炭翁》


 
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白居易,是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,与元稹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,世称“元白”,与刘禹锡并称”刘白”。白居易诗歌题材广泛,形式多样,语言平易通俗,有“诗魔”和“诗王”之称。《卖炭翁》是白居易《新乐府》组诗中的第三十二首。白居易写作《新乐府》是在唐宪宗元和初年,这正是宫市为害最深的时候。“宫市”的“宫”指皇宫,“市”是买的意思。中唐时期,宦官专权,横行无忌,常分布在长安东西两市及热闹街坊,以低价强购货物,甚至不给分文,名为“宫市”,实际是一种公开的掠夺。《卖炭翁》刻画了一个“卖炭翁”的形象,以个别表现一般,反映中唐时期下层人民的苦难和不幸。


一、卖炭翁伐薪烧炭的艰辛。诗中是这样写卖炭翁伐薪烧炭艰辛的,“卖炭翁,伐薪烧炭南山中”,“满面尘灰烟火色,两鬓苍苍十指黑”。这四句诗从三个层面,交代了卖炭翁劳动的艰辛。首先是烧炭本身工序的复杂和劳动过程的漫长。先一斧一斧地“伐薪”,再一窑一窑地“烧炭”,然后才能运到很远的地方去卖。我们只要想想,“千余斤”的炭,需要砍多少斧,需要翻山越岭运多少趟,需要烧多少天,我们便能知晓其中的艰辛了。第二是工作地点的荒凉。“南山”就是王维所写的“欲投人处宿,隔水问樵夫”的终南山,豺狼出没,荒无人烟。由这个地点,我们还可以想见卖炭翁的生活境况,没有土地,孤苦伶仃,烧炭卖是他赖以生存的唯一依靠。第三是烧炭过程的艰辛。整个烧炭过程,烟熏火燎,异常辛苦,让老人“满面尘灰烟火色,两鬓苍苍十指黑”。这两句,抓住卖炭翁的三个部位“脸”、“鬓”、“手”写肖像,突出三种不同的颜色,脸是烟火色的,鬓发是灰白的,十指是乌黑的,让“苍苍的鬓发”突出在“灰黑色”的背景下,以鲜明的富有质感的画面,表现卖炭翁劳动的艰辛和生存的苦难。


二、卖炭翁的贫寒与卖炭行程的艰辛。首先,从卖炭翁卖炭的目的看,足见其贫寒。诗人用设问的方法介绍卖炭翁卖炭的目的,从侧面表现极度贫寒的生活状况,“卖炭得钱何所营?身上衣裳口中食。”卖炭翁年老体弱,却仍不得不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,为了什么?仅仅渴望有穿的、有吃的,满足一种最低的生存需求。他的“身上衣裳口中食”,全指望这千辛万苦烧成的千余斤木炭能卖个好价钱了。这样的设问,就为后文写宫使掠夺木炭的恶行做好了铺垫。其次,从卖炭翁卖炭前的心理活动看,足见其贫寒至极。按照常理,当一个人身处寒冷却又缺衣少食的时候,他一定希望天气暖和起来,可是,卖炭翁明明“可怜身上衣正单”,却“心忧炭贱愿天寒”。为什么?因为他将解决衣食问题的全部希望寄托在“卖炭得钱”上了。这种矛盾而又复杂的心理,正是卖炭翁生活艰难、极度贫寒的表现。对于卖炭翁的这种处境,诗人用“可怜”二字表达了自己的无限同情。第三,卖炭翁卖炭的行程,展现了社会底层人民生活的艰辛与苦难。卖炭翁“心想事成”,“愿天寒”天就寒了,“夜来城外一尺雪”,这一下,这一车炭,总该能卖出好价钱了吧?卖炭翁怀着渴望,心理盘算着一车炭换来的钱能买多少衣和食,赶着牛车拉着炭,出发了。这里,诗人重点写了卖炭翁卖炭行程的艰辛和苦难。一是天气恶劣,“夜来城外一尺雪”。虽然这是卖炭翁所盼的,但身穿单衣的老人,面对这样“一尺雪”的天气,其行程的艰难和所面临的苦难,我们也不难想象。二是车重,道路难行。这一车炭,有“千余斤”,很沉重,地面又有一尺厚的雪,是“辗冰辙”前进。到了市南门外,又是泥泞的路,还要在“泥中歇”。三是路途遥远,时间漫长。从“南山中”到长安城,路途遥远,卖炭翁“晓驾炭车”出发,到“日已高”时才到达,足见艰辛。四是牛困人饥。“牛困人饥”是互文,牛困人也困,人饥牛也饥,但却无粮食充饥、无处歇息,只能“市南门外泥中歇”。这四句,写卖炭翁卖炭的行程,非常形象又高度概括地向我们呈现了下层劳动人民生活的艰辛。但,因为是去卖炭,我们和卖炭翁一样,心里还是怀着改善生活希望的,总还有一丝美好的渴望。


三、卖炭翁生活艰辛与贫寒的原因。随着“翩翩两骑来”的到来,卖炭翁和我们一样一点微薄的渴望随之破灭,随之产生的便是无奈和愤怒。诗人在这首诗的题注中说:“苦宫市也。”也就是说,卖炭翁的艰辛与贫寒,是“宫市”造成的,诗人也和我们一样,为此无奈而又愤怒。那么,“宫市”的具体状况是什么样的呢?我们先看人。“翩翩两骑来是谁?黄衣使者白衫儿。”诗人用设问句写参与“宫市”的主要人物。“黄衣使者”是太监,“白衫儿”是太监的爪牙,他们出场的时候是骑着马“翩翩”而来的。这“翩翩”的轻快与卖炭翁“辗冰辙”的沉重形成鲜明的对比。如果我们读到这里,认为“太监”是“宫市”的主角,那就错了。没有皇帝的昏庸和撑腰,太监哪能这般招摇和霸道?我们再来看“宫市”的行为。宫使自称“奉旨办货”,将一车千余斤的炭赶了去,而“系向牛头充炭直”的钱仅仅是“半匹红绡一丈绫”。这里,诗人先连用一串动词,“手‘把’文书口‘称’敕,‘回’车‘叱’牛‘牵’向北”,出色地描绘出宫使如狼似虎般的蛮横。接着用“半匹红绡一丈绫,系向牛头充炭直”一句,揭示“宫市”的实质就是“皇宫里需要的物品到市场上随便给点钱就拿”的公开掠夺。这个部分,诗人将“千余斤”的“一车炭”与“半匹红绡一丈绫”进行对比,将狐假虎威、耀武扬威的宫使与“惜不得”的卖炭翁进行对比,让读者在哀叹中对卖炭翁产生了更大的同情,这千余斤的炭,这多日的艰辛付出,这一路的希望,都化作了泡影!这空着的肚子,这困乏的身子,这接下来的日子,卖炭翁该怎么办?同时,也对“宫市”的掠夺行为产生了更深的愤怒,他们掠夺去的,是卖炭翁用汗水、泪水和血水烧成的满怀渴望、赖以生存的根本,是卖炭翁生存的渴望和权力。


宫市,苦也!宦官们,你们的巧取豪夺该停停了!皇上啊,你也该清醒了,这样的宫市不仅会让人民陷于辛酸的困境,您的皇朝又怎能长久?


2014年01月25日


卖炭翁(白居易)


卖炭翁,伐薪烧炭南山中。满面尘灰烟火色,两鬓苍苍十指黑。


卖炭得钱何所营?身上衣裳口中食。可怜身上衣正单,心忧炭贱愿天寒。


夜来城外一尺雪,晓驾炭车辗冰辙。牛困人饥日已高,市南门外泥中歇。


翩翩两骑来是谁?黄衣使者白衫儿。手把文书口称敕,回车叱牛牵向北。


一车炭,千余斤,宫使驱将惜不得。半匹红绡一丈绫,系向牛头充炭直。



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