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向革命之前——读《满江红 小住京华》




 
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秋瑾(1875-1907),原名秋闺瑾,字璇卿,自号鉴湖女侠。秋瑾蔑视封建礼法,提倡男女平等,常以花木兰、秦良玉自喻,性豪侠,习文练武,积极投身革命。《满江红 小住京华》一词写于1903年,是秋瑾冲破封建礼教藩篱,走向革命的标志性作品。词中,充分表现了她走向革命之前的些许苦闷、满腹激情和勇敢的抗争。


一、不再“强派作娥眉”。秋瑾生于一个封建家庭,自幼就由父亲将她许配给湘潭富家公子王廷均为妻。但两人志趣并不相合,婚后情同冰炭。就这样,他们在浙江一起熬过了将近八年,“八年风味徒思浙”,这“八年风味”,表面上过着贵妇人的生活,但实际上“奴仆不如”。因此词人说:“苦将侬,强派作蛾眉,殊未屑!”他们苦苦地想让词人做一个贵妇人,其实,词人是多么的不屑啊!词人需要的是自立,是自由,是像男儿一样的建功立业。这“强派作娥眉”的八年,让词人是那么的不堪和痛苦!现在,即将将这“峨眉”的身份埋葬,心中是那样的澎湃!那样的激动!


二、已经“四面歌残终破楚”。如果说浙江“八年风味”期间,词人还抱有幻想的话,1903年“小住京华”期间的一件事,就让秋瑾不再彷徨。是年中秋佳节,秋瑾与丈夫王廷均发生冲突,丈夫用武力惊醒了秋瑾的痴梦,“四面歌残终破楚”,词人在四面楚歌中最终痛下决心,选择了冲破家庭牢笼,投身革命。但,这份选择并非容易。在封建社会里,一个女子要冲破家庭牢笼,是何其艰难!秋瑾最终选择冲破家庭牢笼,犹如一场战争的胜利,因此,词人才借用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中汉军破楚的故事,来比喻自己终于冲破家庭牢笼,获得独立和自由。也因此,词人也为自己冲破家庭藩篱,不再“强派作娥眉”而感到高兴——尽管在中秋佳节,尽管是亲人离散,尽管掩饰不了忧伤,词人还是写到“为篱下,黄花开遍,秋容如拭”,篱笆下面的菊花都已盛开,秋色明净,就像刚刚擦洗过一般。词人用这样的美景,来表达自己重获新生的欢悦。


三、只是“何处觅知音”。平日里,秋瑾常为他人怀着一颗热心,肝胆与共,“算平生肝胆,因人常热”。可是,又有谁能理解她呢?可是,又不幸偏偏遇着这么一个庸夫俗子的丈夫,“俗夫胸襟谁识我”。做一个家庭主妇,做一个普通人,就知音难求。如今,一个女子,要冲破封建礼教束缚,走出家庭,投身革命,会有多少人的理解和支持?这知音岂不更是难寻?词人深知其中的艰难,“必知音之难遇,更同调而无人”,于是,发出了“莽红尘,何处觅知音?青衫湿”的感叹,不禁让泪水打湿了青衫。


四、“我”当“心却比,男儿烈”。秋瑾就是秋瑾,犹豫和彷徨只是暂时的,不管有没有人理解和支持,她都将像男儿一样,投身革命,建功立业。于是,她说“身不得,男儿列”,“心却比,男儿烈”,今生“我”虽然不能身为男子,加入他们的行列,但是“我”的心,却要比男子的心还要刚烈!词人用“身与心”、“列与烈”两句四字谐音和意义的不同,来表达她的胸襟和志向。词人也深知,这样的选择,做英雄的举动,并非易事,因此,词人写到:“英雄末路当折磨”,英雄在无路可走的时候,难免要经受磨难挫折,词人做好了迎接艰难、面对孤独、遭遇不幸的准备。于是,怀着“心却比,男儿烈”的壮志,秋瑾于1904年春,最终做出了冲破封建藩篱的决定,离开了共同生活8年的丈夫,把儿女送回绍兴娘家母亲照养,自己独自女扮男装,东渡日本,去追求另样的人生,去寻求民族振兴的道路。


“鉴湖女侠”秋瑾,在封建家庭的藩篱前,在知音难寻时,在民族复兴大业需要时,以《满江红》一词为宣言,走出矛盾和彷徨,以满怀的激情、高昂的斗志和大无畏的精神,踏上了新的人生征途,开始了一番轰轰烈烈的新的革命事业。此后,她在日本她结识了陈天华等进步人士,参加了同盟会,得到孙中山的器重,成为辛亥革命最杰出的一位女革命家,死时年仅33岁。


2014年01月24日


满江红·小住京华(秋瑾)


小住京华,早又是,中秋佳节。为篱下,黄花开遍,秋容如拭。四面歌残终破楚,八年风味徒思浙。苦将侬,强派作娥眉,殊未屑!


身不得,男儿列。心却比,男儿烈!算平生肝胆,因人常热。俗子胸襟谁识我?英雄末路当折磨。莽红尘,何处觅知音?青衫湿!



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