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兵的不幸——读《十五从军征》

242000 安徽省宣城市第十二中学 杨和平


《十五从军征》是汉乐府诗集中的一篇,描绘了一位老兵返回故里的情景,表现了以老兵为代表的社会底层人民的不幸,反映了当时残酷的社会现实。阅读这首诗歌,我们重点分析主人公老兵的不幸表现。


一、兵役漫长。诗歌开头即交代老兵服役的期限,“十五从军征,八十始得归”,刚满十五岁的少年就出去打仗,到了八十岁才回来。出去的时候,是芳年稚齿、生机勃勃的少年,回来的时候,已是老态龙钟的衰翁。这期间的六十五年,老兵是怎样度过的呢?作者留下了大量的空白,给读者以想象的空间。但,一个“征”字,却高度概括了他六十五年的戎马生涯,其艰辛、惨烈、危险和九死一生,都在想象中进入读者的视线。一个“始”字,准确、生动地表现了老兵归来的不易,八十岁才得以归来!这期间的盼望和思念,这期间的苦苦挣扎,我们又怎能想象!如今八十岁了,“始得归”,老兵悲喜交集,匆匆地踏上了归程。这是一个怎样的兵役?从少年一直服役到老年,历时六十五年!这是怎样的残忍,怎样的不堪,怎样的不幸啊!可是,就是这样不幸的人,却成为了全家唯一的幸存者,与冰冷坟墓中的亲人们相比,他又是那么地幸运!真是“赋敛之毒有甚是蛇者乎”!


二、亲人故去。老兵八十得以归来,但家中的亲人们却都已故去,这幸运中的不幸又是那么地让人伤痛。归途中,老兵“道逢乡里人”,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询问,“家中有阿谁?”。此时,诗歌将老兵形象放在家的氛围中来塑造。按理说,家应该是给人温暖、希望和归依的地方。可是,乡里人的回答却给了老兵重重地一击,“遥看是君家,松柏冢累累”,您远远望去,那长满松柏的众多高坟处,就是您的家!或许,老兵已有心理准备,离去六十五年,在这动荡的社会中,能存活的家人应该不多了。可他没有想到的是,如今已是“松柏冢累累”。这哀伤的关于家的氛围中,哀伤的老兵,将怎样一步步走去?这心中的哀痛,将向谁倾诉呢?回到家中,老兵习做好了饭,可是,他突然想到“羹饭一时熟,不知贻阿谁”,再也没有亲人与他共享羹饭了。想到这里,老兵“出门东向看,泪落沾我衣”,这一个“看”字,将老兵的渴望、孤独表现得淋漓尽致,老兵的张望,是因为渴望能有亲人的相伴,是因为亲人离去的悲痛,是因为空荡荡的孤独……望着,望着,老兵老泪纵横,洒落在征衣之上。亲人故去,家中悲凉,老人悲苦,这悲伤中的悲痛,让这个老兵的不幸更显不幸。


三、家园荒芜。亲人故去,家中无人照料,一片荒芜。当老兵回到家的时候,呈现在他眼前的家是“兔从狗窦入,雉从梁上飞”,“中庭生旅谷,井上生旅葵”。从远看,到近望,满眼都是凄凉。兔子从狗洞进进出出,野鸡在梁上飞来飞去,庭院中长出了“旅谷”,井台上也长出了“旅葵”。作者没有正面去写“空室无人”,也没有直接交代“庭园荒芜”,而是选择了典型的物象,两个动物“兔”与“雉”,两种植物“旅谷”、“旅葵”,让这上下、里外的动植物,构成了一幅荒芜、悲凉的景象。这景象,刺痛着老兵的眼,刺破了老兵的心,盼望了六十五年的家,竟是这般残破、荒芜!老兵的不幸,在这荒芜的景象中,也就显得尤为悲痛。


四、生活无依。本来,老兵“八十始得归”,渴望能回家安度这风烛残年,可是,归家时却发现,亲人故去,家园荒芜,生活无依。老兵的生活无依,还不仅是年迈体弱和没有亲人的关怀,在物质上,还将陷入极度贫苦的状况。刚进家门,就面临着无衣、无食、无住所的窘况,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“中庭生旅谷,井上生旅葵”,便可以“舂谷持作饭,采葵持作羹”,开始艰难度日。老兵为国征战六十五载,征战时有家归不得,等到归时却又孤苦无依,我们不禁要问:这是为什么?


为什么?诗歌没有回答我们。根据吴兢《乐府古题要解》的说法,此诗晋时已谱入乐府,当可视之为汉魏战乱之际的作品。正是当时穷兵黩武的统治者、无休无止的战争和不合理的兵役制度,造成了老兵的悲惨遭遇。但诗歌主题表现的不仅仅是老兵的不幸,我们从松柏环绕着的座座坟墓上,从没有人气的荒芜的家园里,从老兵东看的眼神中,从作者描述的一个个场景里,我们嗅到了更多苦难的气息:与老兵一样不幸的,还有整个社会底层的全体人民,他们同样遭遇着社会的黑暗,同样经受着社会的压迫。


2014年01月22日


十五从军征(汉乐府诗集)


十五从军征,八十始得归。道逢乡里人:“家中有阿谁?”


“遥看是君家,松柏冢累累。”兔从狗窦入,雉从梁上飞;


中庭生旅谷,井上生旅葵。舂谷持作饭,采葵持作羹。


羹饭一时熟,不知贻阿谁。出门东向看,泪落沾我衣。





发表评论